<code id="xcbvx"></code>

<code id="xcbvx"><ol id="xcbvx"><big id="xcbvx"></big></ol></code>

  • <acronym id="xcbvx"><form id="xcbvx"><blockquote id="xcbvx"></blockquote></form></acronym>
    <acronym id="xcbvx"></acronym>
  • <acronym id="xcbvx"></acronym>
    您好,歡迎來到綠色節能環保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新聞 > 觀點評論 » 正文

    分類與減量大勢難擋 垃圾發電生意為何處變不驚?

    點擊數:4971 發布時間:2019-7-31 來源:中能智庫

    需要更多垃圾的焚燒廠,和倡導更少垃圾的分類政策似乎成為一對“冤家”,雖然短期內焚燒廠產能有缺口,但隨著資本和政策的助推,這對“冤家”暴露矛盾也不無可能。“還是挺期待自己分類的垃圾最后可以變廢為寶,能夠....
    需要更多垃圾的焚燒廠,和倡導更少垃圾的分類政策似乎成為一對“冤家”,雖然短期內焚燒廠產能有缺口,但隨著資本和政策的助推,這對“冤家”暴露矛盾也不無可能。

    “還是挺期待自己分類的垃圾最后可以變廢為寶,能夠讓我們看到自己努力的結果。”在學會了繁雜的垃圾分類后,上海市民楊女士開始思考下一步的問題,雖然她并不了解分類之后垃圾是怎樣被處理的。

    隨著垃圾分類在全國逐步推廣,民眾對垃圾分類之后的事情越來越感興趣。但實際上,與大多數人的預期不同,在目前,相比資源回收,垃圾分類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減量。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調研發現,可回收垃圾發揮價值需要多個產業鏈條的完善,并尋求一個商業上可行的發展模式。而作為國內生活垃圾最主流的處理方式,焚燒發電也是鏈條最成熟、規模最大的環保產業之一。依靠垃圾發電補貼和處理費補貼,焚燒廠早已走向資本化運營道路。分類大潮起,垃圾焚燒生意卻處變不驚,業界學界對垃圾發電補貼和模式的探討又開始熱鬧起來。

    分還是不分,“吃掉”大部分垃圾的焚燒廠很從容

    “早晨六七點鐘,然后十點鐘,接著中午前后,然后下午兩三點鐘、四五點鐘,(垃圾運輸車)分時段(來),一天大概得有兩百六七十車次。”在一個陰雨蒙蒙的下午,北京首鋼生物質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趙樹明站在北京最大的垃圾焚燒廠——魯家山垃圾焚燒發電廠里,指著明亮的玻璃墻外寬闊的卸料車間對記者說。

    在還沒有強制實施垃圾分類的北京,每天運到這座城市最大的垃圾焚燒廠的垃圾,仍然是聚集著多種成分的混合垃圾。塑料袋、果皮、書本、可樂罐,一眼望去,堆積在池中的巨大“垃圾山”,裹藏著五花八門的物品。

    這些由大城市產生的混合垃圾,盡管干濕混合,有著較高的水分含量,但目前焚燒廠會先把這些混合垃圾在卸料池中放置5-7天,進行發酵排水,以提高混合垃圾的熱值,讓它們可以自主燃燒。

    “原來生活垃圾里摻著建筑垃圾的情況很嚴重,那個時候如果建筑垃圾摻雜的太多,我們還要買一些秸稈助燃,才能把其他垃圾給焚燒起來。現在送過來的垃圾質量已經上升了很多,目前焚燒的時候垃圾完全可以自主地燒起來。”朝陽循環經濟產業園管理中心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在這座猶如公園般的產業園里坐落著兩個焚燒廠,每天主要處理來自朝陽區混合的生活垃圾。

    該工作人員表示,盡管目前兩座分別日處理1600噸和1800噸的垃圾焚燒廠都已經滿負荷運行,但還是“吃不下”整個朝陽區所產生的生活垃圾。未來,還在規劃第三期的垃圾焚燒廠。

    實際上,“吃不完”的垃圾是垃圾焚燒廠不管垃圾分類還是不分類,都能從容面對的原因之一。“焚燒產能缺口還是很大的。”朝陽循環經濟產業園管理中心對外接待科科長范海建向記者表示,去年北京市日產的垃圾量是2.55萬噸,而全北京市加起來已建的焚燒廠每日能處理的垃圾量大概是1萬噸左右,所以她預計不會出現這邊推行垃圾分類,那邊垃圾焚燒廠就活不下去的現象。

    趙樹明則表示,目前魯家山生活垃圾焚燒廠的入場垃圾量是由政府部門統一調配的,垃圾分類后,垃圾量不一定就會下滑。

    短期內,入場垃圾量不會下滑已經是這幾家垃圾焚燒廠一致的觀點,不過盡管入場垃圾量被認為不會減少,但根據垃圾焚燒的設計原理,垃圾焚燒廠有一個限定的熱負荷。

    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鄧海文,在第三方機構“清研智庫”舉辦的“垃圾分類與可持續發展”學術沙龍上表示,整個焚燒廠的核心是爐排爐加蒸汽能機,而“蒸汽能機是有限度的,當你垃圾熱值提升了,蒸汽能機肯定就要減產”。不過這種情況下,鄧海文表示可以添加低熱值的污泥一起焚燒來解決。對此,北京朝陽清潔焚燒中心生產運行總監孫永鑫也認為,“垃圾分類對垃圾發電量不會有什么影響,只會讓發電更穩”。

    實際上,趙樹明認為,垃圾分類后對垃圾焚燒場會產生的影響可能是提升了垃圾的熱值,有利于垃圾的充分燃燒。從而讓垃圾在爐內燃燒過程中產生的有害氣體相應減少。對垃圾焚燒廠的經濟效益,他認為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

    趙樹明表示,垃圾焚燒的收入來源主要是兩方面,一個是垃圾處理費,另一個是通過余熱發電產生的能源費用。“分完之后,每天該處理多少還是處理多少。處理的量沒有變。如果說政府部門對補貼費,還有發電的這種能源費不變的話,整體收入可能也不會變化”。

    補貼養大的焚燒產業鏈,不利于垃圾分類減量?

    在我國,垃圾曾被簡單粗暴地以填埋方式處理,既侵占土地又污染土壤。隨后,為減少填埋量,垃圾焚燒成為了一種較為主流的垃圾處理方式。國務院發布的《“十三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中提到,至2020年底,生活垃圾焚燒處理率將達到50%以上。

    垃圾焚燒盡管有著占地面積小,減容減量效果好等多個優點,但建設一個垃圾焚燒廠也面臨著一次性投資大,占用資金周期長,運行費用相對較高等問題。

    為引導垃圾焚燒發電產業健康發展,促進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2012年時,國家發改委曾發布了關于完善垃圾焚燒發電價格政策的通知,通知顯示,每噸入廠生活垃圾折算上網電量暫定為280千瓦時,執行全國統一垃圾發電標桿電價每千瓦時0.65元,其余上網電量執行當地同類燃煤發電機組上網電價。目前,北京的燃煤發電機組上網電價為每千瓦時0.3598元。

    在這樣的激勵下,許多企業開始投資垃圾焚燒廠,其中,以垃圾發電、餐廚處理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光大國際是當中的龍頭企業。其2018年的可持續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光大國際共運營了93個垃圾分類減量項目,光大國際為垃圾發電所屬的環保能源板塊投入了499.45億元,占總投資52.9%。大額的投資依托的是不斷增長的收入回報,報告顯示,2018年光大國際的全年收益突破272億元港元,較2017年增長36%。

    當然,對于通過發電補貼鼓勵垃圾進行焚燒,業內也還是有不同的聲音。

    在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宋國君看來,焚燒發電補貼會誤導社會,讓社會誤以為焚燒是一種資源回收方式。

    宋國君認為,目前存在人為表面降低了垃圾焚燒處理費的情況,這會進一步誤導社會以為垃圾焚燒發電成本低。實際上,在其2017年主導的一份《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燒社會成本評估報告》中,宋國君便指出,垃圾焚燒的社會成本其實不低,《評估報告》測算出北京每噸生活垃圾焚燒的社會成本為1088.49元,遠非現在政府向垃圾焚燒廠支付的150元/t~173元/t的垃圾焚燒處理費價格。

    “有投標的焚燒廠說是(垃圾處理費)幾十元一噸,實際(焚燒廠)是靠發電賺錢。”宋國君說。而靠發電賺錢,意味著對垃圾焚燒廠來說,垃圾越多越好。對此,宋國君表示垃圾焚燒發電補貼會鼓勵不分類,以多賺錢。

    隨著焚燒技術的突破,對于焚燒廠來說,無論什么樣的垃圾都不會有太大的處理難度和成本變化。需要更多垃圾的焚燒廠,和倡導更少垃圾的分類政策似乎成為一對“冤家”,雖然短期內焚燒廠產能有缺口,但隨著資本和政策的助推,這對“冤家”暴露矛盾也不無可能。

    宋國君則簡潔地總結稱,“垃圾必須分類,焚燒補貼不利于分類,應該取消”。

    而當垃圾不進行分類,沒有人對自己生產的垃圾負責,垃圾增多很難避免。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劉華表示,在中國目前階段,應該把垃圾分類工作率先理順鏈條并推動起來后,再借鑒一些其他地方處置垃圾的成功案例,通過經濟杠桿政策扶植等手段來推動整個社會的垃圾總量降低。

    (官方微信號:chinajnhb)
    (掃一掃,節能環保信息隨手掌控)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 中國綠色節能環保網 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 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 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good电影在手机线观看